遂溪江洪镇: 光伏发电违规建在农田上, 村民维权被打, 黑恶村长遭村民举报

云顶国际娱乐

2018-02-03 8:42:23

近日,笔者接到遂溪县江洪镇多位村民的投诉电话称,该镇水堀村村支书梁槐违法乱纪,坐地纳贡,强行收取保护费,强行霸占村宅基地土地资源,私建地下嗨场以及未经村民同意、甚至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着白纸骗在村里的村民说签名分地分钱,拿到集体的签名后,私自和光伏企业签订合同(所有款项归他个人所有),把村集体基本农田以及养殖场作为光伏企业建立光伏发电之用。

接到报料后,笔者6月14日到现场进行调查。

村民梁叔告诉笔者,我们村本来资源就贫乏,仅有的养殖场以及基本农田仅够农民养家糊口之用,光伏发电占用了农田土地之后,农民再无任何收入来源,严重危害农民群众利益,干扰了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诈骗全村人民的财产利益。当时村支书梁槐派副村长陈武和黄二拿着白纸骗在村里的村民说签名分地分钱,拿到集体的签名后,他们私自与遂溪县协鑫光伏电力有限公司光伏企业签订合同(所有款项归他个人所有),把村集体基本农田以及养殖场承包给协鑫光伏公司建设光伏发电使用。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这光伏电站,要建设在老百姓土地上面的电站,地是一种不可再生的宝贵资产和资源,是广大农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是农业发展最基本的生产要素。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它浓缩了千千万万农民的生存权、发展权和保障权,保护农民的土地权利。梁槐与副村长等人利用农田补偿用白纸欺骗村民签名,村民听他们一面之词签了名,有的村民不肯签,他们村长代签。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村干部拿去承包给建设其他用途,我们老百姓绝对不同意。”一村民说。

骗称签名的就有农田补贴,不签的没有,村民在受欺骗下一大部分签了名,还有一部分村长找人代签,还说政府部门问起,就承认村有700亩荒地就可分钱(实际本村没有荒地),有村民提出质疑作假后,梁槐对村民称,作假是他个人承担后果,枪毙的话是他去承担。拿到集体的签名后,私自和光伏企业签订合同(所有款项归他个人所有),把村集体基本农田以及养殖场作为光伏发电用地建设使用。黄一民对笔者说。

直接在耕地建电站,不允许!

笔者了解到,2014年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通知中提到“因地制宜利用废弃土地、荒山荒坡、农业大棚、滩涂、鱼塘、湖泊等建设就地消纳的分布式光伏电站。文件中提到的“滩涂、湖泊、荒山荒坡”属于未利用地,“鱼塘、农业大棚”属于农用地范畴;废弃土地可能属于建设用地,如采矿用地。而农田是耕地的一部分,而且主要是高产优质的那一部分耕地。一般来说,划入基本农田保护区的耕地都是基本农田。老百姓称基本农田为“吃饭田”、“保命田”。按照《土地管理法》和国土资源部颁布的《土地分类》的规定,农用地是指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包括耕地、园地、林地、牧草地及其他农用地。农用地分为下列五种:耕地;园地;林地;牧草地;其他农用地。这些地是不允许私自利用建光伏电站的。

笔者在村中看到,在一片农田上已经开始开工建设,离村民民房不远处有一个8米长的油罐,没有任何安全防护设施,万一发生爆炸,村民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严重威胁村民生命。

笔者在遂溪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查阅资料了解到,该局在遂规建字(2017)27号文件看到文件指出,具体建设须按照程序和完善相关手续后方可开工建设。

笔者现场了解到,在协鑫公司开工建设的土地有700多亩,其中基本农田130多亩,虾塘500多亩,林地70多亩,未经批准在未办理用地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将130多亩农田私自变更用途。

律师说法:

郑律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称,依据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有关规定,通过承包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但不得改变土地所有权的性质和土地的农业用途。而把承包地租赁出去光伏发电电站,他们已经改变了原有土地的农业用途,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未经批准占用农用地进行非农建设行为,涉嫌违法用地。应责令限期整改拆除恢复土地土地种植条件,并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建议村民以国家能源局《光伏电站项目管理暂行办法》和《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家能源局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的条款规定起诉法院,用法律来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笔者在采访中队接受采访的村民登记名字时,没有一个村民敢真名接受采访,怕得到梁槐的报复。村民知道内情后,讨要说法,要求开村委会,梁槐派手下到处威胁说,谁要去告他就打人,让他家破人忙,村里有位80岁老人黄有财出来说,当场就被打了,致使别的村民敢怒不敢言。

横行乡里,欺行霸市,江洪镇俗称其黑社会老大

笔者了解到, 提起梁槐这个名字,在江洪镇无人不晓,是名副其实的黑社会一哥,部队回来后独霸一方,横行乡里,欺行霸市,被整个江洪镇俗称黑社会老大““生疤槐”。霸占江洪码头垄断交易,所有渔船的海鲜买卖,欺行霸市,所有船头的货物都只能卖给他自己,外地商人不得进入江洪镇采购海鲜,同时,他私底下利用飞艇进行香烟走私,其势力强大,出入开豪车,大家都怕他。

村民梁久(化名)对笔者举报,梁槐坐地纳贡,强行收取保护费,每年全村人民辛辛苦苦围起来的虾池,都需要向他交所谓的管理及保护费,一户1000-3000元不等,如有不缴纳者,轻则辱骂威胁,重者纠集黑社会人员进行殴打。并强行霸占村宅基地土地资源,梁槐以村集体名义统一管理村宅基地,强行收取每座宅基地1-2万元,每家每户需要新建房子都需要向他购买,所有资金全部归他个人所有,不知所向。

用村的集体资金修建村委会办公楼最后变成个人的地下嗨场

梁槐自从当村支书以来,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修建村广场和房子,实际是为了满足他个人行为,把村民的财产钱盖的房子自己住,里面不但有接待厨房卧室,还有KTV音响设备酒吧,光这个K房就花了30-40万,加上他住的房子差不多100多万,长期霸占着给自己花天酒地,长期邀请社会地痞流氓在村里的地下嗨场聚会,吸毒,无法无天,也没有公安人员查处,多次对村民放声称他在遂溪乃至雷州都是有名气的人,红黑都给他五分面子。

“梁槐与副村长陈武和黄二利用农田补偿用白纸欺骗村民签名,村民听他们一面之词签了名,有的村民不肯签,他们村长代签。签名之后也]开过村民大会,直到光伏电站进开建村民才知道被欺骗签了,村民出来抗议,还打伤一名村民,梁槐扬言说等你儿子回来打死你儿子,扬言推倒村民房屋或放火烧,村长提柴到一名村民门口恐吓村民放火烧屋。”村民黄明(化名)如是说。

采访结束后,村民叫笔者赶快离开江洪,被他看到的话人身安全不能保障,他们报复手段非常恶劣并交代笔者一定用化名,担心被报复。

村民用期待的眼神期待曝光后能引起政府的重视,维护村民的权益,打击黑社会势力,并称处理不好,他们近期将进行大型游行上访活动来维权。

编后:2017年1月,中共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2017年1月19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同时希望遂溪警方对梁槐垄断码头交易、开设地下嗨场,收取保护费等黑恶势力立案调查。

事件进展如何,笔者将跟踪报道。(文:萧欢 黄 丹燕 运营编辑:梦清)